OA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包铝要闻

一脉清流汇银湖 ——包铝二三期雨污分离攻坚战胜利完成

发布时间:2020-07-27 浏览:995 字体: 分享:

前言:还记得2018年那篇题为《“会做减法,更显本事”——包头铝业电解三厂南马路雨水积水严重问题是如何得到有效解决的》包铝管理案例吗?现在,这个案例有了续章,不仅仅是电解三厂南马路雨水积水严重问题得到解决,整个二三期生产区域都彻底实现了雨污分离。

如果说,电解三厂南马路雨水积水严重问题“会做减法,更显本事”,那么二三期雨污分离攻坚战胜利完成就是“协同创新,做就最好。”

2020年7月10日。

这天下午,记者与公司装备能源部机械动力模块主管刘建军、动力厂动力中心主管张鹏,来到位于白银湖上游泄洪通道东侧的二三期生产厂区的雨排水出口。

“这里以后再不会出现雨污混排,厂区地表10毫米以内的降雨,连同全部污水都将经过处理成为中水后得到利用,”刘建军指着1.2米直径的水管出口说,“即便在大暴雨情况下有地表10毫米以上的雨水排出,流出的一定是符合环保标准的干净雨水!”

刘建军说这话时,包铝二三期雨污分离工程基本改造完成。随着这项工程的胜利完成,将来排入白银湖的一定是没有经过任何污染的雨水,会实现包铝“一脉清流汇银湖”的绿色梦想。这同时也意味着,包铝厂区全部实现了雨污分离,企业生产污水和初期雨水经过净化后形成的中水全部供烟气脱硫用水。

“我们不产出污水,我们是污水的清洁工。”参与这项工程的人员在项目完工后这样轻松地调侃道。

雨污分离施工,项目为什么难

现在看似这云淡风轻的轻松调侃,可有多少人知道参与项目设计施工的人员经历了怎样的艰辛拼搏。

包铝二三期雨污分离工程可以用十二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时间紧、任务重、涉面广、难度大”。

——所谓时间紧,就是二三期雨污分离工程必须做到“后墙不到”,6月底务必改造完成,这是没有任何可以讨价还价理由的硬杠。而在中铝股份审核批准立项后,前期由于各种原因,导致工程4月6日左右才姗姗开工,极大压缩了改造施工的有效工期,时间一下子变得非常紧张。

——所谓任务重,就是粗略算来,整个项目要改造铺设管网4000多米,利旧改造1个中水处理站,新建1个雨水收集池和2个污泥晾晒池,全面改造1个污水处理系统,疏通老旧下水道433米,铺装沥青混凝凝土地面1658米,等等,也就是差不多把包铝最老的污水处理系统从头到尾梳理改造了一遍。

——所谓涉面广,就是在改造施工区域范围内,牵扯涉及到电解二厂、电解三厂、华云电解二厂、合金事业部、高纯铝事业部、动力厂、修理厂等多家单位,从东到西跨度达2千米以上,新旧系统、各种管网、各条道路、各个场地交织,涉及面非常广。

——所谓难度大,事实上主要不是指工程技术本身难度大,而是综合组织协调和项目方案优化难度极大,既要保证工程进度,又要把对生产的影响降到最小程度,特别是要立足现有污水处理系统,进行方案设计的不断优化;既保证改造后的雨污分离效果,又不能贪大求全、全部换新,还要考虑到现场施工的实际情况,必须在三者之间找到“最优解”。

“这次改造施工,真的既要瞻前、还要顾后,不断地协调贯穿了施工全过程,”装备能源部部长王宝信说,“最终能按期顺利干下来,让我们非常感动!”

三个月拿下,我们为什么能

包铝“一顶四梁八柱”价值观中,“品质、创新、协同、共赢”构成了这个价值阁的四根基柱。“品质、创新”都好理解,但为什么有“协同”?“协同”固然重要,但有那么重要吗,以致于成为四柱之一?采访雨污分离工程后,我们理解了,同样一件事,有没有“协同”大不一样。没有“协同”,本应干成、干好的事也可能干不成、干不好;有了“协同”,难事也会干得漂漂亮亮。这与党委书记、董事长田明生一再倡导的一个工作理念是一致的,“要公司利益向前、个人利益靠后,要别人的事先办、自己的事后办,二级单位的事先办、部门的事后办,别的部门的事先办,本部门的事后办。”

此次让王宝信非常感动的,正是在雨污分离项目推进过程中,相关单位和部门协同作战,“大家都把这件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办。”

这次雨污分离工程由装备能源部协调牵头,各相关单位和部门协同作战,确保项目的协进实施。面对开工前期各种条件尚不具备的情况,顶着还比较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3月15日,王宝信、刘建军,建安公司高级业务主管王永文、合金铝项目部刘瑞新一行赶赴沈阳铝镁设计院,与对方设计人员进行对接协调。马不停蹄地从沈阳回来后,“我们马上把包铝所有搞水的工程技术人员集中在一起,选路径、定方案、画图纸,很快就干了起来。”王宝信说。

在雨污分离工程推进过程中,装备能源部刘建军与生产指挥保障中心刘志刚等相关人员采取一周一协调、三天一协调的办法,最紧张的时候甚至是一天一协调,随时随地的协调协同更是数不胜数,这样一段一段地推进,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解决。

电解二厂与天成的货场上摆满了导杆组,占到施工路线,影响管网施工,要求在一周时间内挪开。生产指挥保障中心积极协调新的放置场地,电解二厂副厂长李伟明组织人员立即搬运,只用三天时间就腾开施工场地,一点没耽误工期。

工程新建雨水收集池,需要占到三期货场1000多平米场地。原来场地上放置了阴极碳块、钢棒、塔杆、旧拉铝车、天车轨道等,满满当当,清理工作量非常大。生产指挥保障中心副主任刘伟做了大量组织协调工作,电解三厂积极配合,中铝内蒙古物流出动车辆来回搬运多趟,十多天按期搬运完成,没有耽误一点施工进度。

“总的干下来,我觉得各单位和部门真的够意思!”王宝信用这样一句大白话,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事实上,各单位和部门在协同努力,确保工程顺利推进,装备能源部也千方百计优化施工方案,想尽一切办法不给生产单位“找麻烦”。

这次雨污分离工程施工难度最大的,就是电解二厂后15吨部分的自流污水管线施工。如果按照原图设计很简单,就是见路破路、直接埋管,但是那样的话,二期主干道路面破掉且不说,还会给正常电解生产、高纯铝生产、槽大修带来很大影响。怎么才能不给正常生产“找麻烦”,设计施工人员就得给自己“找麻烦”。装备能源部的专业人员下到现场反复排查、商量研究,最后确定在电解二厂负2.8米的旁边进行开挖施工,这样既可以铺设管网,也不影响生产,但唯一的问题就是施工难度太大。这里施工空间非常狭窄,宽不过1.5米,深度要挖到1.5米到2米,旁边还有雨排水管,大型施工机械根本进不去。

“真的要夸夸我们的建安公司,”王宝信说,“这次他们的活儿干得真不容易,也非常漂亮,而且整个施工都非常规范标准。”施工人员只能用1台小型挖掘机作业,工作效率受到大大影响,有的地段,比如电解工休息室下面,就连小型挖掘机都用不上了,只能全人工作业,风镐刨、凿子凿,一点一点地掘进,刨出的土石也只能用小斗子和托盘提上来。就这样,短短的900多米,足足干了50多天,但路面完好无损,一点都没有破坏。

这样“自找麻烦”的主动协同,是此次雨污分离工程施工的一大突出特点,这远不如干一项新工程简单快意,但是换来的是整个项目干下来的干净漂亮。这样的例子还有三期区域的顶管施工。

三期区域施工要经过南边的合金事业部铸造一区、氧化铝仓库和北边的炭块库,共计400多米,同样面临着不能破掉路面、影响生产的问题,“生产指挥保障中心协调生产太难了,”但又无法采取二期负2.8米的施工办法,同时由于这段管网是由东到西的自流方式,管网要保持必要的坡度。于是,装备能源部与建安公司的设计施工人员共同研究,这次用上了一项“黑科技”——顶管施工。顶管施工的全称是“管道水平定向钻穿越施工”,该钻头前边带有感应器,在地面上专业设备仪器的引导下,每前进1米管道下降1.5毫米,来回反复三次,口径逐步达到设计要求,实现了管道施工的精准作业,比如最长的铸造一区那一段,入口端与出口端精准地达到了0.3米的坡度高差,这样既实现了污水自然流,也保持了路面完整、生产一切如常,同时工期和费用大体与传统施工方式持平。

“我们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能够拿下雨污分离工程,我想说的是,就是靠大家的协同作战,使很多看起来很难的事按期甚至提前完成。”王宝信一再这样表示。

既快又好完成,我们为什么行

在王宝信办公室的墙上,有一幅很大的雨污分离工程管网施工图,勾勾画画、密密麻麻,上面的红线部分就是此次的施工管线和站点。这个项目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最困难、最麻烦就在于需要综合考虑、统筹协调的因素很多很杂,项目既有新建设施、还有利旧部分,管网既有带压输送、也有自然流,既要按期干完、还要效果够好,工程推进实施真的非常“烧脑”。

而在3个月的时间里,雨污分离工程按期完成、“一次成优”,我们为什么行?事实上,雨污分离工程就是“把自己能做到的事,百分之百做好”“外部条件有限、内心创意无限”工作理念的生动践行。

“以刘建军为带头人的这个项目团队可没少创新,”王宝信说,“就为了实现三个目标,工期、费用和不影响生产。”

由于开工之初,原来的设计方案比较简单粗线条,很多设计和施工的细节都没有落实,甚至与现场实际情况差别很大,“图上一条线划过去了,但是实际施工根本行不通,”因此需要研究、明确、敲定、修改、优化的地方特别多,项目团队不断地见招拆招,不停地创新优化。

项目伊始,正值中铝集团开展极限降本,工程费用要求在原来预算的基础上再降20%。在管网路线不能再改动的情况下,项目人员只能一点一点地从优化方案设计着手,千方百计把费用控制在范围之内,“最后方案只能越做越复杂,不能粗枝大叶、简单了事,必须一切从实际出发,怎么省钱、怎么省时,就怎么干。”王宝信说。据了解,通过一系列的优化设计方案,工程就节省投资500多万元。

首先就要确定,在保留原有管线的基础上,新铺管线是输送污水还是输送雨水?这决定了下一步的工程设计施工方向。项目人员综合各方面情况,不断反复研究比较,哪一种技术路线更可行,最终确定了新铺管线输送污水这一更易行、更合理、更省钱的总体管网路线方案。

但是,项目人员并没有简单地就此“一刀切”,不追求形式上的简单好看、整齐划一,根据厂区实际情况,遇到什么问题,就开个“专家会”,集思广益、群策群力,比如在二期区域内就采取带压输送与自然流相结合的方式,三期区域全是自然流方式,总之根据不同地段的情况,适合什么方式就用什么方式。在二期区域内,他们找到原来前15万吨提升泵站的废弃泵坑,将其中填满的849立方米垃圾全部清理出来,加以充分有效利用,安装了2台污水提升泵及配套电气,大大节省了工期和费用。

在此次雨污分离工程中,利旧占了相当大一部分,能用的就不更换,能改的就不建新的。按照原设计,此项工程要建设高盐水分离收集系统的一体化泵站,造价非常高,设计要用12个泵站,每个泵站都在二三十万,项目团队人员摒弃了这种方案,他们利旧改造了12个废弃储气罐、6个抚铝搬迁来的废罐、6个加油站废油罐,只买了12台小水泵,自己挖坑、自己安装,费用节省一大半,还盘活了无效资产。据统计,通过一系列的设备利旧,节省投资420多万元。

截止7月初,二三期雨污分离工程基本完成、全线贯通,现在装备能源部与动力厂正密切协同,对原有的污水处理系统进行全面改造升级,很快雨污分离系统将会全线运行。据粗略测算,整个工程不但可以实现降低20%费用的目标,而且还会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大大节省费用。

沈阳铝镁设计院高度评价包铝二三期雨污分离工程,“投资费用控制最好,设计施工方案灵活、切合实际,整个工期把控非常好。”

一脉清流汇银湖。现在,西有电解四厂、华云电解一厂和未来的华云电解三厂,东有电解二分厂、电解三厂、华云电解二厂,白银湖日益成为环抱其间的一泓包铝内湖。随着包铝全部厂区实现雨污分离,这泓因铝得名、因铝而兴的湖水,必将更加清莹洁净、展露新姿。

(贺自强)